安大略省 魁北克省 阿尔伯塔省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多伦多 渥太华 温哥华 维多利亚 卡尔加里 蒙特利尔
美东 美西 美南 夏威夷 古巴 日本
欧洲 英国 澳大利亚 新西兰 韩国

亲身经历:第一次在加拿大花钱住监狱 竟是这种感觉…

2017-07-19 02:01:49   来源网站:约克论坛专稿 作者:马克

俗话说,“没有进过监狱不算成熟的人”,按此标准,我在2017年7月3日“成熟”了。7月1日是加拿大150周年国庆,节日期间渥京游人暴增,一床难求,最终在网上寻得一家“监狱客栈”,栖身之余居然得到一次很好的历史和法制学习。

图1、从马路对过看到的监狱客栈

监狱客栈位于渥太华闹市中心的尼古拉斯街75号,马路对面是加拿大国防部大楼,距国会仅1.8公里,正式名称为“嗨-渥太华监狱客栈”(Hi-Ottawa Jail Hostel),曾经以“卡立顿县监狱”、“渥太华监狱”或“尼古拉斯街监狱”闻名于世。之所以我把它称之为客栈而非酒店,一方面英文“Hostel”在汉语中对应词汇是栈房、招待所、旅馆、大车店,另一方面,它的设施简陋,形象恐怖,与星级或奢华无缘。这座监狱1862年建立,比150岁的加拿大还早5年,1972年因设施“陈旧过时”被废弃,由国际青年旅舍协会买下改造成如今的客栈。

图2、当年囚犯进出的侧门

前台小姐很快从电脑上查到我们的预订并办妥入住手续。大堂没有通常的华丽装饰,粗暴提示无处不在:必须出具身份证明登记;住店期间不得使用汽车;正中那刺目的铁栅栏旁赫然是客栈规则:“睡自己的床,禁带酒精,禁带饮食”。WiFi密码为英文单词“刑法(criminal code)”,墙上悬挂铁链、手铐、脚镣和牢门钥匙照片;窗户狭小,光线昏暗,门扇既厚且重并有铁板和铁条加固,输入密码方可缓慢拉开。

整个建筑共9层,我们被分配在7楼。没有电梯,楼道昏暗,楼梯陡峭,坚硬的巨石砌就墙壁,铁栅随处都是,楼梯之间空隙全被粗大铁丝网封闭。我初以为是怕犯人失足,前台小姐告知,真正原因是防止狱卒牢头们把囚犯有意推下摔死,不禁使人骇然。

图3、坚实厚重的门

图4、当年的刑具

我们的703房间仅两张上下铺,仿佛来到学生宿舍,但窗依然窄小,门依然厚重,这还是变身客栈后改造的结果,原来的牢房大部分无窗,囚犯只能被蒙着头从地下室押解进出;房间里没有桌椅,没有橱柜,更不会有卫生间。

新客入住,床单、枕套、被套全放在床上,必须自己动手铺套整理。当然,监狱改客栈毕竟是商业经营行为,房间里还是增加了吊扇、鸿运扇和一台噪音振聋发聩的破旧窗式空调。夜里被老尿憋醒,我得在上下铺爬来爬去入厕。这样一个4人间一晚上收费260加元,折人民币人均300块,似乎贵了一点,与华尔道夫(1893年),费尔蒙德(1907年)和丽兹-卡尔顿(1927年)等老资格酒店相比,虽然物质享受不在一个档次,但在这150多年的古刹和百年老监住上一夜所得到的人生经历和精神震撼还是物有所值。

图5、吓人的楼梯

女儿溜达一圈回来后兴奋地大叫:“快去8楼看,那才是真正的监牢”。8楼结构完全不同,一个个小隔间贯穿全层,小的1 x 3米,勉强挤下一人;大的2 x 3米,相当一张King size双人床;这些隔间英语称为cell,汉语意思是“细胞”、“蜂巢”、“单人小牢”,不知现代胶囊旅馆的设计者有无受此启发!

好几间亮着灯,床上有卧具,显然有客人入住。对专门来体验坐牢感觉的驴友而言,这应该算“极品”吧。上午11点,客人退房前集体参观整个监狱,由于正当加拿大150年国庆期间,客人数量创记录,前台小姐状况极佳,滔滔不绝,让我们知道了很多当年的秘密:监室门前的地板设计精细,行走其上会发出嘎吱声响以提防越狱;天花板按声学原理设计,各室犯人隔墙聊天话音会被导向看守;更神奇的是,据说很多现代录音摄像电子设备在牢里无法传导工作。

图6、监狱客栈内的“单间”

每间客房都有一位当年所住囚犯的简介,我们的703室“房主”叫马修-林奇,马修的同事约翰-尼克松饭后回到办公室,发现放在桌上的帽子变得更旧更难看。马修自己辩称拿错了帽子,而法官认为凭外观不可能错拿,林奇先生因此以盗窃罪入狱一周。再看隔壁几位哥们儿,虐待动物罪、公共场合酗酒罪、精神病......,你切莫以为这家监狱就是一个相当于国内行政拘留的收容所。

维基资料显示,卡立顿县监狱100年来共关押过5000多人,最老囚犯87岁,酗酒坐牢4天,最小的克里兄弟分别仅9岁和7岁,因抢劫商店拘留待审。监狱内公开执行死刑3人,秘密绞死7人,被看守狱霸弄死病死者更不知几何?前台小姐带我们观看了8楼一隅的“死囚牢”和原汁原味的绞刑架,并坦言这栋建筑地下还不知埋了多少死尸。

图7、监狱客栈内的“单间”

卡立顿县监狱公开处死的囚犯最有名者莫过于帕特里克-惠兰(Patrick James Whelan)。惠兰因谋杀加拿大联邦之父托马斯-麦基,于1869年2月11日被执行绞刑,5000余人现场观刑。

惠兰是加拿大最后一个公开处决的犯人,这位29岁的爱尔兰籍裁缝被认为是反英国的爱尔兰独立运动组织芬尼亚会成员;同为爱尔兰出生的联邦议员麦基则是加拿大唯一被暗杀的联邦政治家。

惠兰走上绞架时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是无辜的”,这是因为对他的指控始终没有直接证据。“冤狱”和戾气使监狱在其后一百多年阴魂不散,凄风惨惨,不断有员工、犯人和旅客声称夜里看到惠兰站在自己的床脚。也许白天游玩太累,拟或惠兰不愿对“老外”叫冤,包括我的家人在内,那晚都睡得十分安稳,没有看到“穿着绿色西装,白色背心,一脸红胡子”的惠兰半夜出现在床旁说出那句:“我是无辜的”!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似乎是天下大势恒久的趋势。独立与统一,分裂与联合,对抗与合作在人类历史中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孰对孰错,站在不同角度会有不同结论。监狱是我们这个乱哄哄地球上解决各种政治分歧和异见的强力手段之一,依靠战争或谈判解决问题之余,一个个知名不知名的人物也许会为了理想、为了利益,或出于阴谋和强权,误会及错误被投入监狱。

尼古拉斯街监狱绞杀的惠兰,据说是为了爱尔兰独立,爱尔兰1922年独立后又遗下英国的北爱独立,再后还有苏格兰闹分家,英国退出欧盟。即便所谓藏独、台独,莫不是自认为顺应历史,乱纷纷你方上台我下台,共同融入纷乱庞杂的历史长河,世界永远在分合中过日子,并顺带牺牲了包括惠兰、麦基等历史人物。英雄狗熊,也许只能以成王败寇作为标准,这算是我在监狱客栈留连一晚的反思结果吧。

图8、处死惠兰的绞刑架仍原装保留在客栈内

善恶与生俱来,转换不过一念之差,为了抑恶扬善才有了法律,监狱也就应运而生。集中展示在监狱客栈的高墙、铁窗、镣铐、绞架,这些体现法律最形象,最具体的Logo,尽管已经被更加人性化的牢房、电子脚镣以及注射死刑所取代,但强迫限制人身自由,扼杀健康和生命的本质并没有变化,监狱之黑暗古今中西概莫能外。所以,任何时候都要敬畏法律,不要试图碰撞法律,触犯法律。与监狱绝缘是每个人的最佳选择。

退房前突然瞥见门后马修-林奇的入狱时间不禁哑然——1895年7月3日,不多不少,我们住进这个房间正好是马修因为“错拿”尼克松帽子在此坐牢的整整122年!

本文内容为约克论坛原创稿件,未经约克论坛官方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转载本文内容。作品版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Canadian Copyright Act等法律法规保护。

收藏关闭

用户名: 验证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
[Ctrl+Enter]
资讯推荐Info Commend
本周热点排行Hot Sight
热门景点推荐Hot Scenic Spots
加拿大景点|国外景点
热门线路Hot Lines

Copyright © 2002- Yorkbb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416-628-9108   416-915-5056    广告邮件:info@yorkbbs.ca  网站管理:admin@yorkbbs.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