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略省 魁北克省 阿尔伯塔省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多伦多 渥太华 温哥华 维多利亚 卡尔加里 蒙特利尔
美东 美西 美南 夏威夷 古巴 日本
欧洲 英国 澳大利亚 新西兰 韩国

肯尼亚:古老时光 蒙巴萨的一场旧梦

2010-08-02 10:01:12

你梦见过非洲么?你梦里,古代的非洲是什么模样?

不说埃及,那里有太过辉煌的过去。我们往南走,往南,越过赤道,落到东非海岸的某处——肯尼亚、乌干达和卢旺达最重要的货物进出港,公元前500年就与埃及有航海来往,非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蒙巴萨(Mombasa)。500多年前,郑和庞大的船队远涉重洋抵达这里时,我们给它起的中文名字叫作 “慢八撒”。

梦中的非洲

梦中的非洲

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蒙巴萨细白海滩上的高大椰子树跟随处可见的那些有什么分别,天涯海角、苏梅、普吉,哪里不是这样的蓝天、碧海呢。不同的或许只是这里的沙滩是格外细腻的纯白,在夜里仿佛无数碎落的钻石屑铺在月光下,跟只有非洲才能看见的清冽无比、垂进海水中的巨大银河交相辉映,以至于这里最有名的旅馆也要叫作White Sands Hotel,它曾当选2005年World Travel Awards的“Best Resort and Golf Hotel in Kenya”。又或许是Bamburi Beach Hotel海滩上的那几匹硕大的骆驼,在印度洋海天相接的地方骑着沙漠之舟散步,算得上别有一番风味;更有意思的是骑完骆驼之后坐着玻璃底船出海去看海鱼,在南面的海岸附近游泳,据说那里可以看见海豚;或者顺便学学驾驶风帆船,恰好这一带风平浪静,即使我这样的初学者也完全不必担心,800先令一小时的价格也还公道。

等到住进离海边一公里、空气里满是咸味的房子里,我似乎更靠近了本来的蒙巴萨一点。门前种着高大的淡巴菰树,硕大的白色花朵在水洗蓝的天空下格外醒目。白天的蒙巴萨以天气燠热出名,傍晚下过雨之后清凉的天气却正适合在Watamu Grill吃烤肉,微微出汗时再加杯新鲜的椰子汁。晚上睡觉的时候,屋顶上有可疑的轻巧脚步声,第二天早上起来问本地的朋友,才知道是猴子从树林里出来找东西吃。

但是这些仍然不是蒙巴萨,或者说,不是真正的那个蒙巴萨。

野性肯尼亚

野性肯尼亚

我跳进一辆当地人叫做Tuk Tuk的三轮摩托车,从Moi Avenue上作为蒙巴萨标志的象牙门下穿过,在Fort Jesus下车,深呼吸。就是这里了——公元11世纪开始默立于此的蒙巴萨老城。我小心翼翼地站在幽静的巷口,一扇扇阿拉伯风味的木门神秘地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

我抬眼看看挂在巷口柱子上的时钟。六点三十分。这钟似乎是坏了,我绕城一周出来的时候,它还是静止在那里,指向六点三十分。不过我宁可相信这钟的坏其实暗含了某种深意——隐喻时间在此凝固。两边低矮的双层木楼风格杂错,常见的是阿拉伯式样,门上刻着古兰经文。深巷里,沉静的穆斯林女子披着黑纱迤逦而行,只露出黑眼睛,微笑地看我。当我经过转角处的某间工艺品店,三个女人正坐在精雕细琢的木门外头,热烈地用斯瓦希里语聊天;而几个小时后我离开时再走过她们面前,女人们还是坐在那里,还是在热烈聊天,包着鲜艳印花头巾的大婶还是背靠在同一扇门上,连姿势也没变过。我不由更加深信不疑:巷口那只坏掉的钟记录的,正是这老城里的时间而已,而蒙巴萨时间其实自成一体、如如不动,似乎从未流逝过。就像绕着我转来转去讨东西吃的这只身材瘦削的猫,在狭窄的巷子里高视阔步,偶尔在聊天的人脚边停下来,舔舔爪子、伸个懒腰。而几百年前,这猫的祖先也以同样的姿态在墙头或屋顶高视阔步,舔着爪子,伸着懒腰……也许什么都没有变过。

在老城的港口,平日少有游客参观的货运码头,被我的突然出现弄得措手不及的船长乌玛尔一边狼狈地套上件衬衣,一边看着手下的黑人水手装船。他的船从印度来,要运货到桑给巴尔。肯尼亚国旗竖在船舷上最醒目的位置,迎风招展。多少个世纪了,水手们一直在此地忙碌地装船,而船头变换过多少旗帜呢?公元2世纪开始,乌玛尔的祖辈们就开始横越印度洋运送香料和布匹;11世纪,阿拉伯商旅修建了蒙巴萨港,他们留下的是斯瓦希里语以及岛上的49座清真寺。郑和以及中国的船队到达这里据说是永乐十三年(1415年)的事情,可惜他们只是匆匆经过,留下许多瓷器,顺路带走了几只进呈御览的麒麟(长颈鹿)。

后来,葡萄牙人达?伽马也来了,欧亚新航线的开辟改写了历史,他与King of Malindi结盟,开启了蒙巴萨的葡萄牙时代。1592年,也就是明军出征朝鲜与丰臣秀吉一战时,葡萄牙人在忙着赶走土耳其人,将King of Malindi推举为Sultan of Mombasa,巩固自己的势力;Fort Jesus也差不多在此时修建起来,作为东非贸易中转集散地、关押奴隶的监狱,以及随时防备当地人进攻的碉堡,这城墙最厚的地方足可抵御大象的冲击。闭上眼,似乎葡萄牙贵妇脂粉的香气、水手们赌钱的呼喝和奴隶的汗水味道还混杂在这儿的空气中。再后来,披着头巾、手执弯刀的阿曼人从我脚下的海浪中登陆,赶走了葡萄牙人,所以在蒙巴萨热闹的大街上,我常常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名叫“苏莱曼”的男孩,因为这就是那个阿曼国王的名字。最后来的是成群结队的英国人,1822年宣布蒙巴萨成为英国属地,1888年开始大规模移民和开辟农场,而伊丽莎白也是在北边的肯尼亚山林中游猎时接到父王驾崩的消息和继位诏书,于是一夜之间从公主成为女王。日不落帝国的辉煌旧梦经历了漫长而不舍的告别,终于在1963年正式终结于此。

谜样蒙巴萨

谜样蒙巴萨

于是便有了我眼前这样的蒙巴萨,这样说不清归属的五味杂陈,这样奇异的旁逸斜出。日落时分,我坐在海边的石头栏杆旁,看两个黑人大叔在悬崖底下的礁石上钓海鱼,几只空荡的小艇停在离岸不远处,懒懒地随风起伏,满脸大胡子的金发水手站在船头抽烟,我手边的瓷杯中,加牛奶的英式红茶甜得恰到好处,而头顶绯红的天空里缓缓盘旋的,却是清真寺悠远、辽阔的唱颂,那声音似乎浸透了多少年的哀伤,又似乎是漫不经心的。旁边枝叶婆娑的大树上挨挨挤挤,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乌鸦,让我回想起东京新宿街头的盛景,据说也果然是搭着货船从日本一路漂洋过海来的。一对大胆的印度姐弟一路尾随在我身后,每次我一回头,便快活地咯咯笑起来,朝我露出雪白的牙齿。我笑着问弟弟:你们是印度人吧?旁边的小姐姐却一脸骄傲地回答:不!我们是非洲人!

这时候,我就会有些恍惚起来——我现在是在2008年么,还是在公元11世纪?是在非洲么,还是在一个奇妙的梦里?这梦里有黑皮肤的孩子、黄金、成堆的象牙、气味浓重的香料、断续的征战,以及远离尘嚣的寂静。这梦也许印度人做过,阿拉伯人做过,葡萄牙人做过,英国人也做过。不知道蒙巴萨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Bamburi Beach Hotel旁边有家叫做Castaways的人气酒吧,有新鲜打捞的龙虾卖,老板是曾经从欧洲外派到肯尼亚工作的一个白人。Cast away,也许这便是蒙巴萨对他们而言的意义吧——放逐之地。而从这里往南几百公里,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边境线上,有个美国人也曾把自己放逐,写他的《非洲的青山》,以及《乞力马扎罗的雪》。

据肯尼亚的朋友们说,Beach Area的斯瓦希里语远比内罗毕的更为纯正,从蒙巴萨直至坦桑尼亚属地桑给巴尔岛莫不如此。所以不如顺便学几句简单的斯瓦希里语吧,不是每一个蒙巴萨人都会讲英语的:

Habari? 你好吗?

Muzuric. 挺好的。

Jambo! 相当于Hello,回答也是Jambo。

Kesho. 明天见!

Asante. 谢谢。

Kalibu. 别客气。

Hakuna Matata. 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听起来有点耳熟吗?正是《狮子王》里面彭彭的口头禅)

梦境之地

梦境之地

蒙巴萨指南

最佳旅游时间

除去夏季的12-2月皆可,如果要看肯尼亚的动物迁徙,则以7-8月为佳

下榻

White Sands Hotel

7月16日-8月31日价格约为:单人$185,双人$240。距机场开车约40分钟

美食

Watamu Grill

人均$11-20

户外

风帆船教程

收藏关闭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用户名: 验证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
[Ctrl+Enter]
资讯推荐Info Commend
本周热点排行Hot Sight
热门景点推荐Hot Scenic Spots
加拿大景点|国外景点
热门线路Hot L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