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爱丁堡 遗失在苏格兰的记忆片段 - 英国 - 加拿大旅游
安大略省 魁北克省 阿尔伯塔省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多伦多 渥太华 温哥华 维多利亚 卡尔加里 蒙特利尔
美东 美西 美南 夏威夷 古巴 日本
欧洲 英国 澳大利亚 新西兰 韩国

梦回爱丁堡 遗失在苏格兰的记忆片段

2010-08-03 08:02:44

我时常在梦里回到爱丁堡的街头,第一个扑入眼帘的总是那条和外滩有着几分神似,沿着爱丁堡城堡而建的大街Royal Mile。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城市总是春天,刚开的蓟花在街上飘扬,无声的欢快的气息在城市里弥散开来,漫长的冬天结束了。

苏格兰的天空

每一个梦境里,爱丁堡的街道都是那么的清晰可鉴,我独自散步在它的街头,Royal Mile的街上总有身穿苏格兰裙的健硕男人擦肩而过。而从那里一拐,便进入了缤纷迷人的购物街区了。街区的道路,因为山城的地势而有所倾斜,典型欧洲城市般的中低层建筑,琳琅的店铺五彩缤纷,窗台上的野花悬垂下来,被风一吹,满街飘扬的花香就这么找到了源头。

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我忆起那座城市,第一眼看见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一切都只是个幻觉,但它竟然是一个真实的城市。

我从格拉斯哥进入苏格兰,为了在那里做一个考察。五月初的天了,苏格兰的春天刚刚来到。作为苏格兰最老牌的工业城市,格拉斯哥布满了类似纽约曼哈顿区和上海外滩地区的高大欧式建筑,道路多而狭窄,旧式的有轨电车依然穿梭其间。

第一眼,这就是一个和英格兰不同的地方,虽然他们隶属于同一个政治概念的国家版图,说着同一种语言。格拉斯哥的居民粗旷而豪放,无论男女,都少一份英式典型的内敛和含蓄。我谨慎地找寻着这块土地历史的痕迹,和英格兰相比,除了对酒精饮料的同样迷恋之外,一切都有着另一种味道。

而后我随着日程来到爱丁堡,如果说格拉斯哥让我体会了苏格兰之粗旷的话,我毫无防备地被眼前的城市迷乱了眼神。十四岁那年,我曾经奇怪地梦见自己是欧洲王室遗留在民间的孩子,梦中我回到的城市精致而浪漫,我一直以为那是巴黎或另外的一座法国城市,直到多年后我和爱丁堡产生视觉恋爱时,我在激动的呼吸里重温了当年的梦境。

我可以在许多小店里轻易地消磨掉时光。那些雅致的店堂空间往往曲折地延伸到二楼,我用宁静而悠闲的心情欣赏着橱窗里的物品,寻找着一些和我梦境相联系的痕迹。店大多很空,店员礼貌地任我细看,偶尔十分好脾气地解答一下我的问题。

我们的车经过了肖恩·康纳利捐款建造的残疾儿童学校。很久以来,他是我心中最迷人的男性形象,尤其是他须发皆白的形象,睿智的眼神明朗而犀利。我扒在车窗上凝视着那座房子期望能够看见他的出现。我最后收集的一张他的照片是他穿着家乡的短裙和孙子孙女出现在苏格兰的节庆上,英挺的气质无人能及。

突然间我有些顿悟苏格兰狂野气质的迷人所在。我和同行朋友好奇地讨论起苏格兰短裙,因为据说男人在穿着它时不穿底裤。我们问起司机:“苏格兰短裙下面是什么呢?”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微笑着,很平静地回答我们:“在苏格兰的短裙下面,是苏格兰的未来。”

白天开始越来越长了,少去了通常大城市拒人千里的距离感,我爱坐在爱丁堡的咖啡店里,用十分钟喝完一杯咖啡,用一个下午来延续我和这里的视觉恋爱。严格地说,这里的帅哥美女不如英国本土多,因为这里的凯尔特人本来就是来自高寒恶劣地带的少数民族。凯而特语在历史的发展中失传以后,苏格兰人就潜在地有了一份忧伤和更强的自我意识,而由这延伸出来的一份人文的温情,很让人喜爱。

有一个傍晚,我有机会在爱丁堡的古道路间看了一出当地的二人场景剧,两个表演者用类似小品的形式将这个城市的历史演绎出来。我们跟着他们边走边看边听,最后从爱丁堡议会建筑旁穿了出来,一拐弯,城市的一端到了尽头,站在议会前的草坪前,眼前是山脚下的爱丁堡下城,可以看见Royal Mile和它对面壮观的爱丁堡城堡。高地的风吹拂过来,我的心被这里的点滴扯得一点点地痛。

谁说这个城市的祥和外表下面不是有痛的呢?当这里的土族人经历了十几个世纪的民族独立和抗争而始终胶着;当玛丽女王被英国国王斩首,伊丽莎白女王完成统一。时至今日,我仍看见这里很多微妙的人事物,飘散在空气中,象这个季节的蓟花一样。

我的视觉,将那段日子的点点滴滴记录在大脑里,以至于每个梦境都那么清晰。奇怪的是,在整个行程中,我丢失了所有有关居所的印象,无论是格拉斯哥,还是爱丁堡,我只记得那都是一些非常漂亮精致的旅店。

后来我又向着苏格兰高地和北方边界行进而去,途经狂野而绮丽的Loch Ness, Loch Lomond, Sterling和William Wallace的墓园,最终到达北方边界。同样,我清晰地收集着这条途中的全部影像,但完全忘记了所有投宿的地方。

我的努力回忆无济于事,在我梦中出现的仍然是我熟悉的景致,咖啡店里,我将手枕在苏格兰羊绒披肩柔软的折皱里,阳光照在窗外古老的斜坡道路上,空气中,传来蓟花的香味和风笛的声音。很多年后也许会有一个梦托来当年我倚靠的床背和眺望的窗栏的模样,而如今,它们都在我的记忆片段之外。

收藏关闭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用户名: 验证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
[Ctrl+Enter]
资讯推荐Info Commend
本周热点排行Hot Sight
热门景点推荐Hot Scenic Spots
加拿大景点|国外景点
热门线路Hot Lines

Copyright © 2002- Yorkbb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416-628-9108   416-915-5056    广告邮件:[email protected]  网站管理:[email protected]